极速快三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联系我们 你的位置:极速快三 > 联系我们 >

重要子公司加速抽离,庞大再陷业绩泥潭

发布日期:2022-08-03 19:48    点击次数:200

  重要子公司加速抽离,庞大再陷业绩泥潭,4S店之王何去何从

  屋漏偏逢连夜雨,经营状况不佳的4S店之王庞大集团又面临重要子公司即将解散的窘境。

  第一财经记者获取的一份仲裁通知显示,由庞大集团参股、在其经销产业链中占据重要一环的斯巴鲁汽车(中国)有限公司(下称“斯巴鲁中国”),该公司实控人已于2020年2月5日,向香港仲裁法庭提出解散并清算斯巴鲁中国的仲裁请求。

  企查查信息显示,斯巴鲁中国实际控制人为一家名为“株式会社斯巴鲁”的日本企业,持股60%;而庞大集团持有斯巴鲁中国40%的股权。

  “这意味着株式会社斯巴鲁想要将庞大集团踢出局,结束与其合作关系。”一位接近庞大集团的内部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透露。

  而此前庞大集团曾多次在财报中表述斯巴鲁中国对公司的重要性。

  庞大集团表示,斯巴鲁中国为斯巴鲁品牌汽车在中国的唯一总代理商,而斯巴鲁品牌对本公司的销售收入和利润贡献有着重要作用,进行上述关联交易将有利于保证本公司获得充足可靠的货源,促进双方长期、稳定的合作,从长远来说对本公司有积极的影响。

  而据上述人士表示,近几年公司经营动荡,斯巴鲁中国贡献了近半营收,是庞大集团的“半壁江山”。

  一旦斯巴鲁中国解散,对庞大集团来说,可能不仅会影响其在汽车行业中的地位;在财务层面,更是雪上加霜式的打击。

  日企要求解散并清算斯巴鲁中国

  这份仲裁通知显示,斯巴鲁中国于2006年3月10日于中国成立,在2013年4月10日前,是株式会社斯巴鲁的全资子公司。

  2013年4月10日,株式会社斯巴鲁与庞大集团签订了《合资经营合同》,该合同规定,株式会社斯巴鲁与庞大集团共同向斯巴鲁中国出资。

  出资完成后,株式会社斯巴鲁占据斯巴鲁中国60%股权、庞大集团占据斯巴鲁中国40%股权,斯巴鲁中国的法律地位也变更为中外合资经营企业。

  而根据《合资经营合同》规定,任何一方当事人发生了财产保全、扣押或冻结(包括其对合资公司的股权的冻结)、停止支付、无力支付、与其他公司等进行合并或其他重大的组织重整的情况时,或者其股份或过半数的股权被其他公司等取得或实质上控制时,任何一方当事人可向对方当事人提出解散并清算合资公司的请求。

  也是依据此规定,株式会社斯巴鲁向香港仲裁法庭提出解散并清算斯巴鲁中国的仲裁请求。

  因为庞大集团的管理人在2019年12月20日公告的《关于执行重整计划之出资人权益调整方案的说明》中,将上述三家重整投资人(深圳市深商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国民运力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深圳市元维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与深圳市前海深商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合称为“意向控股股东”。这证明,被申请人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将发生变化,符合《合资经营合同》中解散并清算合资公司的规定。

  据此,株式会社斯巴鲁主张,解散斯巴鲁中国,并配合对斯巴鲁中国进行清算;

  将被庞大集团所持有的斯巴鲁中国股权,按照该合同第57条第6款约定转让给株式会社斯巴鲁,庞大集团需配合办理股权转让手续。

  此外,仲裁通知显示,庞大集团在斯巴鲁中国的全部持股(即40%股权)已被冻结。

  自2018年开始,庞大集团在多个中国法院被起诉,相关申请人成功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措施,冻结庞大集团的银行存款或其他等值资产。

  如2018年7月18日,中远海运租赁有限公司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冻结庞大集团7845.97万元资金;2018年8月8日,中国重汽集团济南卡车股份有限公司,向山东省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冻结庞大集团5500万元资金;2018年10月19日,天津瑞之新电行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向安徽省芜湖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申请冻结庞大集团440万元资金。

  仲裁通知内容显示,在执行上述诉讼的保全措施时,庞大集团在斯巴鲁中国的全数股权(即40%)被冻结。

  这场仲裁已持续两年之久。近日,一位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近期将会出结果。

  业绩远不及承诺,4S店之王将何去何从

  自2019年12月重整成功后,曾经的4S店之王庞大集团日子并不好过。

  7月15日,庞大发布2022年半年度业绩预减公告称,公司预计2022年半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000万-3000万元,较上年同期减少55266.49万-56266.49万元,同比下降94.85%-96.57%;预计2022年半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较上年同期减少6980.16万-7980.16万元,同比下降60.42%-69.08%。

  庞大方面称,今年上半年业绩预减的原因,一方面是营业收入同比有所下降,销售毛利率呈下降态势,导致扣非净利润较上年同期有所下降;另一方面是处置子公司股权所产生的非经常性损益金额较上年同期减少。

  而斯巴鲁中国意欲退出,或许和今年以来庞大汽车经销业务经营不佳有关。

  具体表现为,2021年上半年以来,庞大颇为倚重的斯巴鲁汽车正在遭遇人员加速流失以及资金紧缺等问题。

  据一位斯巴鲁体系内4S店销售人员表示,公司目前内部要求,车辆从厂商到店后,3日内就得交付(完成出售)。

  而通常来讲,一般经销商从厂商拿到车后,需要一个月至一个半月的时间才能交付车辆。斯巴鲁、庞大这种汽车一级经销商,首先需要从厂商拿车,拿到车后还需到店库存,然后销售,这一整套“进销存”都需要资金支持。“进销存”周期越短、到店库存的时间越短,资金占用也就越少、周转效率就越高,资金会更快回笼。

  “庞大集团为了节省进销存这一整套流程中的资金占用,节省资金,这才制定了‘车辆从厂商到店后3日内就得完成交付’的规定。说明目前公司确实资金链条紧张。”一位接近斯巴鲁中国的人士对记者说道。

  据上述人士介绍,不少员工受不了这种严苛的销售回款制度,最终选择离职。此外,还有因公司组织架构调整、而不得不被动离开岗位的员工。

  据第一财经记者获得的一份由庞大总经理赵铁流签发,并加盖有庞大集团公章的《关于斯巴鲁品牌事业部部分组织架构调整的通知》文件显示,“根据公司发展需要,经公司研究决定,调整斯巴鲁品牌事业部部分组织架构。”

  “过去的人员全部打散,无异于变相要求离职。”上述庞大内部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公司经营品牌中,日系品牌占有重要地位,可能会对公司的整体销量构成一定影响。”庞大2021半年报称。

  而一旦斯巴鲁中国正式脱离庞大体系,庞大集团重整时许下的业绩承诺又该如何实现,这家曾经的4S店之王将何去何从?我们将持续关注。